曹妃甸信息港欢迎您 登录 注册 退出

曹妃甸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曹妃甸信息港 > 新闻 > 曹妃甸新闻

为完成爱女遗愿 曹妃甸慈父用5年绣清明上河图

时间:2015-03-16人气:作者: 系统管理员

 

为完成爱女遗愿
曹妃甸慈父5年绣成长卷清明上河图
(图1)
李润生靠十字绣开解胸怀完成
巨幅《清明上河图》
  痛失爱女,一位年近六旬的慈父以十字绣为寄托,将女儿的遗愿和自己的思念化于穿针引线之中。无数个日夜,他无眠无休、无法自拔。用5年时间,完成22米长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为了纪念,也为了忘却。
  采访伊始,曹妃甸十农场李八廒村63岁的李润生还在打趣自己说:我不愿说这个事儿,一个大老爷们儿干老娘儿们的活儿,传出去怕人笑话。可一转眼间,他的强颜欢笑已经被止不住的眼泪出卖。接下来,原以为这只是一个“趣事”的记者,听到了“趣事”背后那个令人落泪的故事———
  38岁时,李润生才盼来了自己的“小棉袄”。虽然上面已经有一个儿子,但“老”来得女的他和女儿更亲,“闺女长得漂亮,也懂事”。三四岁上女儿就被发现心脏有点问题,去医院检查说病情不是很重。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女儿心脏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起来,于是在2007年去北京的大医院做了手术。
  20万元的手术费对李润生来说不是小数目,但他们全家人从未想过任何关于钱的问题,让闺女健康地活下去才是他们惟一的念头。李润生说,“闺女做完手术后,家里的亲戚朋友都到医院看望,按照乡俗还都给了钱。”
  亲朋大老远地来探望,18岁的闺女觉得很过意不去,懂事的她当时就跟父亲说,自己出院后要给每个亲朋绣个十字绣表示感谢。
  本以为做完手术的闺女出了院就没事了,但复发的病情却突然夺走了李润生最亲的小棉袄。“那时候已经有奥运吉祥物福娃的图像了,闺女开始给亲戚朋友绣福娃,刚绣了半个就突然走了”。
  事隔7年多,李润生回想起那段经历时仍然泪流满面,而原本站在旁边的老伴李凤翠阿姨早已难掩悲痛躲进了房里。不难想像,对于当时年近六旬的李润生夫妇来说,女儿的突然离去就是一个完全过不去的坎儿。“那时候我已经疯了,她爸是有什么事都憋在心里的人,可我受不了,我要不喊出来就真疯了。”平复了情绪的李阿姨告诉记者,那时候她得不停地出去转悠,到荒郊野地或坟地里,吼一通或嚎一场。
思念成病这世上可有解药?
  虽然每哭一场并不能让李阿姨好受多长时间,但她毕竟找到了发泄的方法。真正让人担心的,是闷声不响的李润生。好在,他很快想起了女儿的心愿:给亲朋们每家送个十字绣。“她说过的事我得办。”李润生说。“当时我已经退二线了,有很多时间绣这个。闺女买的福娃我很快就绣完了,但我发现心里的坎儿还是过不去。只要一闲下来,看哪儿都有她,满心里都是她。”于是李润生决定:接着绣。
  为了让手里有点活儿,为了让脑子里少想点事儿,李润生绣的作品越来越大,一开始只是绣小件,后来发展到数米长的大件,山水、花鸟、仕女,只要能让他暂时忘却痛苦他就绣。“开始那几年,他没白天没黑夜地绣。我睡觉时他在绣,醒了看他还在那儿绣。只要醒着他就不能停,困得不行了就倒头睡会儿。”李阿姨说,每天10个多小时都用在十字绣上,老伴的颈椎很快就受不了了,但他就是不停手,也不听人劝。
  李润生只记得那是虎年(2010年),女儿已经走了近3年,但他仍然需要靠十字绣来开解胸怀。那年,他决定“绣一个大的”。对十字绣的原材料质量已经相当了解的李润生决定到北京买线和布,因为儿子在北京工作,他可以住下来慢慢挑选。
  说起这事,李阿姨仍是满嘴抱怨,“当时他偷着拿了我买断工龄的4000块钱去了北京,我知道后气坏了,那时候家里哪有钱啊”。
  因为是为女儿绣的,所以李润生不愿凑合。他在卖线的地方徘徊了一整天,最后决定花1万多元钱买下一整幅《清明上河图》的材料。当时他带的钱差很远,孝顺又理解他的儿子给他出了6000多元钱。
完成巨幅作品他走出来了
(图2)
  22米长的《清明上河图》耗费了李润生近5年的时间。“前两年我不用上班,还和以前一样没日没夜地绣,每天都绣10个小时以上。后三年我被现在的单位返聘了,就下班后绣,进度也就慢了点。前两年绣了三分之二,剩下的三分之一用了近3年时间”。
  其实,李阿姨并不愿意让老伴绣十字绣,“这么多年一直绣,颈椎累出毛病来了,严重地脑供血不足,有时候绣得脸色发白也不停下来”。李润生自己也轻松地说,“有一回突然天悬地旋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。老伴也是心疼我,不想让我绣。”尽管如此,李润生仍然坚持着完成了这部巨作。
  整幅的《清明上河图》分为14段布,记者在布的上边沿处看到,每段上都标着很密、很小的数字,角上写着第几段。虽然前后绣了五年,但看得出李润生保护得很精心,没有一点脏的地方。
  虽然作品已于去年10月完成,但由于布幅太长,连李润生本人也没看过一次全景。在记者一行人的帮助下,李润生将这幅巨作悬挂在了篮球场的外栏上。抚摸着自己送给女儿的礼物,李润生一度无语。“绣完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”,听了记者这个问题,李润生笑笑说,“我胜利了”。
  如今,已经“走出来”的李润生虽然还会时常想起女儿,但却知道“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”。
  采访当天,篮球场外的巨幅作品吸引了很多路人驻足。一位抱着孩子的女士,听说这幅作品是“一个老头儿花了五年时间绣的”之后马上叫道:太伟大了。殊不知,她眼中的“伟大”形象,只不过来源于时间、耐力和性别。而那一针一线、千针万线中所包含的,却是亲情、思念,是一位老人逆流挣扎后又复平淡的心境。
标签: 曹妃甸  

手机扫描二维码
阅读体验更佳
flag777888999
flag777888999
已为您复制好微信号,点击进入微信